当前位置:界首市汇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历史明朝贤臣商辂:一生忠诚正直,最后为何下场凄惨?
明朝贤臣商辂:一生忠诚正直,最后为何下场凄惨?
2023-01-07

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商辂的故事,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。

明朝内阁首辅中,状元出身的并不少,比如胡广、曹鼐、彭时等人,但“三元及第”的却唯有商辂一人而已。然而,作为朱祁钰与朱祁镇两兄弟闹剧的经历者,“三元及第”的光环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便利,纵观他一生,虽然不至于用“命途多舛”来形容,但也绝对算的是一路坎坷。

商辂,弘载,号素庵,是今浙江淳安县人,生于永乐十二年;宣德十年,参加乡试位列第一;蛰伏十年后,正统十年参加科举,一举拿到会试、殿试第一名的成绩,除了被朱棣剥夺状元资格的黄观外,他是明朝唯一取得如此成就的读书人。

随即,商辂被赐为翰林院修撰,正式进入仕途。更为神奇的是,根据《明史·列传第六十四》记载,商辂因“丰姿瑰伟”,被朱祁镇亲自挑选为展书官,由此可见,古代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。

虽然商辂有“三元及第”的光环,但朝廷也有专权擅政的宦官王振,因此商辂虽凭借才能及长相,从同批读书人中脱颖而出,但也只是比同时入仕的这批人出众而已。四年后,“土木堡之变”爆发,朱祁镇被俘,包括内阁首辅曹鼐在内的50余名大臣被杀,明朝迎来建国以来最大的动荡。

于此动荡之际,朱祁钰被拥立为皇上,原本的内阁也需要补充,于是在陈循、高谷等人的推荐下,商辂得以进入内阁,正式进入了明朝的权力核心。从入仕到入阁花了四年有余的时间,算不得慢,但相比于入仕第二年就进入内阁的彭时来讲,也算不得快,还是那句话,比同时入仕的这批人出众而已。

进入内阁后,商辂表现的中规中矩,史书上并没有留下他过多惊艳的记载,想想也是,就连首辅陈循尚且被于谦的光芒所遮盖,商辂也就只能是混个任职资历。

当然,主要的事情也都有他的身影,比如说前往居庸关迎接朱祁镇、谏言清算被豪强侵占的土地、请求集中安置流民、参与编撰《寰宇通志》等等,但是这些工作都不是商辂所主导,自然也算不得他的辅政功绩。不过,在此期间,商辂的进步之路也没有停止,于景泰三年晋升为兵部左侍郎兼左春坊大学士,四年后又兼任太常卿一职。

在明朝,内阁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谁先进入内阁谁就是老大,所以想要晋升内阁首辅,就只能等前面的人离开内阁,这个离开可以是自然离职,也可以后面人的弹劾,总之前面的不走,后面的就只能等。商辂想要再进一步,也必然要经过这个环节,事实上,景泰八年之前,他一直在这个轨道上缓慢前进。

不过正统八年的“夺门之变”打断了这一成长过程。商辂虽然拟好了请求复立朱见深为太子的奏折,但尚未提呈皇帝,“夺门之变”就已经发生。朱祁镇复位后,在徐有贞、曹吉祥等人怂恿下,对景泰年间旧臣展开了清洗,于谦、陈循、商辂等人均在此之列,商辂被贬为平民,而且终天顺一 朝,再无启用。

成化三年,明宪宗朱见深重新启用商辂,并逐步升其为兵部尚书、文渊阁大学士、吏部尚书、太子少保,期间商辂曾经遭遇过给事中董旻、御史胡深及林诚的弹劾,愤而辞职,但朱见深以严惩弹劾者为由拒绝了商辂的辞呈,不过商辂又转过来替他们说好话,算得上是圆满解决了此事。

此后,商辂在拥立朱佑樘为太子、厚葬朱佑樘生母纪式、恢复朱祁钰帝号、整顿守边军队等方面多有谏言,得到了朱见深的认可,为此还特意下旨嘉奖鼓励他,在这期间他也成功加冕内阁首辅一职。

商辂逐步位极人臣,宦官汪直借势万贵妃,也是迅速崛起。面对汪直的专权擅政行为,商辂率领百官向朱见深陈述汪直各类罪行十一条,商辂更是直言“自直用事,士大夫不安其职,商贾不安于途,庶民不安于业,若不亟去,天下安危未可知也”,这句话成功激怒朱见深,后者直接反问“用一内竖,何遽危天下”,君臣二人走向决裂。商辂愤而请辞,朱见深命用驿车送他回去。

十年后,商辂于家中去世,享年73岁。朱见深为其辍朝一日,追赠特进荣禄大夫、太傅,赐谥号“文毅”。

结束语:商辂顶着“三元及第”的光环入仕,却恰好碰上为了第一个宦官专政时代,此后经历的“土木堡之变”“夺门之变”均是宦官专政的后遗症;在内阁奋斗近二十年,又碰上为了另一个宦官汪直,并最终为此结束自己的为官生涯,始于宦官、终于宦官,也算是另一种循环吧。